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手机评测

情感丑奴儿慢双清楼吴文英词作鉴赏

发布时间:2020-09-18

丑奴儿慢双清楼

空蒙乍歛,波影帘花晴乱;正西子梳妆楼上,镜舞青鸾。润逼风襟,满湖山色入阑干。天虚鸣籁,云多易雨,长带秋寒。

遥望翠凹,隔江时见,越女低鬟。算堪羡、烟沙白鹭,暮往朝还。管重城,醉花春梦半香残。乘风邀月,持杯对影,云海人间。

【注释】

空蒙:细雨迷茫的样子。

镜舞青鸾:传说中的鸾鸟,雌雄形影不离,出入成双;古人便把它铸在镜子里,也因此称镜为鸾,就是诗词中常出现的鸾镜。镜常成双使用,

风襟:外衣的下襟;亦指外衣。 唐杜甫 《月》诗:爽合风襟静,当空泪脸悬。唐陆龟蒙《游楞伽精舍》诗:到迥解风襟,临幽濯云屩。亦指人的襟怀,胸襟。 唐皎然《酬乌程杨明府华将赴渭北对月见怀》诗:风襟自潇洒,月意何高明。

低鬟,犹低首,低头。用以形容美女娇羞之态。唐刘禹锡《伤秦姝行》:芳筵银烛一相见,浅笑低鬟初目成。清缪艮《沉秀英传》:﹝秀英﹞低鬟一笑,行酒数行,坐客皆为心醉。

重城:这里指都城杭州。

【赏析】

赏析一

南宋时,西子湖以销金锅子著称,所以成为文人墨客们觞咏流连之地。吴文英即为其中之一。对此,郑思肖《玉田词题辞》中曾有互相鼓吹春还发现了马某的日记本。日记本里不但记着马某来厦打工的“心路历程”声于繁华世界,能令后三十年西湖绣山水犹生清响的描述。可惜的是大好湖山,就在这回肠荡气的玉箫声里被无情地断12月20日送了。

吴梦窗的这首《丑奴儿慢》是较有深刻的思想性并有高度艺术成就的一阕。这里,不仅给西湖作了娇艳的写照,而且也反映了当时许多人醉生梦死的生活。上片,从雨后风光写起:空蒙的雨丝刚刚收敛,凉风轻吹,荡漾得帘花波影,晴光撩乱。这一如诗如画的美景,已极浓丽。再以西子梳妆楼上,青鸾舞镜作比拟,更平添了诸多异样藻彩。西子比西湖的山水,青鸾舞镜比西湖,是比中之比。上面用了浓笔,润逼风襟,满湖山色入阑干二句,换用淡笔。它不仅将上文所渲染的雨气山光,一语点醒,而且不经意地透示披襟倚阑,此中有人。天虚鸣籁,云多易雨,长带秋寒三句,凝炼细腻,写的是阴雨时节,给人以秋寒的感觉。下片扩展到隔江相望的对岸,以低鬟越女比拟隐约可见的隔江山翠。接着把自己所企羡的暮往朝还,来去自由的烟沙白鸟,跟沉醉于重城歌管中的人们作一对照。在万人如海的王城里,这种人不在少数,词人用醉花春梦半香残作嘲讽,当头棒喝,发人深省。最后笔锋一转意想突然飞越,乘风邀月,对影高歌,云海即在人间。词人本身高朗的襟抱,跟醉花春梦者流,又形成一个鲜明对照。

以七宝楼台著称的梦窗词,虽然以严妆丽泽取胜,但像这首词,就不是徒眩珠翠而全无国色之美的。

赏析二

这首登双清楼赏湖、望远的所见所感的《丑奴儿慢》有深刻的思想性并有高度艺术成就,不仅给西湖作了妍丽的写照,而且也反映了当时多少人们生活在怎样一个醉生梦死的世界里。

上片写雨后的西湖。空濛乍敛,波影帘花晴乱;正西子梳妆楼上镜舞青鸾。润逼风襟,满湖山色入阑干。天虚鸣籁,云多易雨,长带秋寒。细雨蒙蒙的天空刚刚收敛,微风轻吹,湖波荡漾,如纱帘花影,晴光撩乱。正像那梳妆楼上镜舞青鸾、流苏顾盼、仪态万方,袅袅动人,风姿卓然的西子一般。她润侵衣襟,倚阑遥望,满湖山色尽收眼中。天际冥空,似有籁鸣,云层厚积,时时欲雨,在这阴雨连绵的春时,常给人以秋寒的感觉。前几句描写西湖景色的词语与白居易的烟波澹荡摇空碧,楼殿参差倚夕阳、与苏轼的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确有同功之妙。天虚鸣籁三句,以山雨欲来风满楼喻比,写出当时阴寒的社会环境,与林升的《题临安邸》诗境与诗旨相似,凝炼细腻,寓意深远。

下片写隔江远望时所见所感。遥望翠凹,隔江时见,越女低鬟。算堪羡、烟沙白鹭,暮往朝还。歌管重城,醉花春梦半香残。乘风邀月,持杯对影,云海人间。隔江而望,乱峰簇拥,高低错落,山松似翠,水月似珠,澄澈清碧,轻风微波,稻如碧毯,蒲如青罗,如此迤逦的山水恰如那低头浣纱的越女西子。真企羡的那些暮往朝还,来去自由的烟沙白鹭。厌恶那些这都城中沉醉于歌舞管弦,醉花春梦半香残的人。我要乘风邀月,对影高歌,唱出人间的不平,唱出社会的黑暗,唱出国家的危亡,。幻想让杭州变成真正的人间天堂。前三句,以低鬟越女比拟隐约中的隔江山翠,隐约、形象,令人遐想其美妙。白鹭两句,写出羡望恬淡和自由的生活;重城两句,嘲讽、斥责、棒喝醉花春梦半香残的生活。结句意想突然飞越,写出作者本身高朗的襟抱,与那些醉花春梦的人形成鲜明的对照。



手脚出汗
婴儿肚脐贴什么牌子好
崇左有没有医院治疗白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