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手机导购

又到了黑易到的好时候网络

发布时间:2020-10-19

又品牌掌门人又是秉承着怎样的经营理念的?带着这些问题到了“黑”易到的好时候?

逻辑只是工具,研究经济一定要研究历史,顾准大师曾如是说。很多人正在这么干,他们正在卖力地研究历史,研究易到用车最近的历史数据,以期探究易到的未来,或者说,把脉易到的病症。易到5月份的单均GMV为69元,而充返成本为34元,故确认的单均收入为35元;但同时,易到每单支付给司机、劳务公司和租赁公司的分成成本为57元,另外,内部经营开支为单均15元结论是易到每收入35元

,则要付出37元,这似乎是个残酷的数字。易到单均亏损37.2元,按照易到6月对外宣称的日均订单达100万单,进而推算出易到日均亏损3720万元。还有一个数字,显示易到今年5月运营利润为-7.5亿元。还有一些更深入的研究,去年乐视以7亿美元控股了易到70%股权,则按照上述推算,易到已经把这些钱烧得差不多了。按照上述的历史数据,易到应该是个败家子,也应该快死了,这真正是一个大发现。只是,稍微有点常识的去看,一天就亏损了3720万元,一个月不应该是亏损21亿多嘛?怎么又来了个亏损7.5亿呢?类似的漏洞有不少,显然,算法不够精明,也不够科学。但易到则更是一反常态,并未延续乐视之高举高打风格,只是在接受采访声称数据是假的。这是必须提醒大家要注意的第一个细节。阿德哥尝试着去判断,发现的却是论证的破绽,但却不能确认是易到的痕迹。这多少让人有点失望。于是,去了一趟易到,在位于中关村中国技术交易大厦的易到总部,人声鼎沸,各个角落都在面试,整个公司几乎快无下脚的地方,易到正在大规模扩张。最近几个月,易到已从400多人的队伍迅速扩充到了1000人的规模,所以,这是值得注意的第二个点。易到公关总监晓晶称是最近忙着接收从Uber离职的各路高手,易到CEO周航正在接受一个什么栏目的拍摄采访,闲聊的间隙,却瞥见易到总裁彭钢风尘赴赴地赶了回来。最近易到的事儿不少啊?你信嘛?彭钢笑眯眯地问,我反正不信。沟通并无多少实质内容,只是总体观之,这不像一个快要死了的企业,而是准备撸起袖子,准备大干的氛围。作为曾经太守法的一家企业,易到确实起了大早,赶了晚集,落后于滴滴等约车企业一大截。但周航,却实实在在是最早看到约车这一互联史上最为出彩的一种商业模式的人。另外值得注意的一个点是,在寂寞大搞100%充返的6月之后,易到更多地引入了充值送乐视影视会员、乐视体育会员等会李依伊自幼学习舞蹈、武术员活动,充值返值比例已悄然演变为从500元-10000元不等的阶梯返比,从%不同的比例。充值尽管能够较长时间锁定用户,带来资金池效应,能够在带来用户的同时吸引司机,但它也是双刃剑,这种充值,当然也会带来锁定的亏损,以及采取变动动作(如送卡券等更多营销动作)的困难。显然,易到正大力向乐视靠拢,希望以会员方式运转而不仅仅是充返的刺激反应模式。第四个值得注意的地方是在刚刚结束的919大促上,易到除了提供了当天晚会的明星专车之外,似乎完全没有参加活动,这也实在是一个颇为反常的举动。易到似乎正在展现许多不一样的地方,不再大声嚷嚷,不再主动出击,反而是有些麻烦正在找上门来。易到怎么了?以经济的常识去判断,易到正在进行新一轮融资,所以收敛了如许的锋芒,那也就容易理解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谣言。只是,根据阿德哥多方打探,易到新一轮融资已在路上,其量级可能又将是一个朝鲜核爆式的量级。更重要的是,这轮融资已基本确定,这正是周航彭钢们如此轻松的原因。所以,黑子们行动晚了,已不能阻止其洪荒之力。只是,从媒体人的角度,按照顾准的方式,要从历史中发现痕迹,发现破绽,样样东西都要学着自己去判断。但很多人却不知道,这只是半句话。顾准还一再批评,中国人正是因为没有笨劲,懒得穷根究底,所以,中国有天才,而没有科学上系统的步步前进,不停滞、不倒退的前进。相反,中国人善于综合,都是根据不足的综合。

晋城白癜风
宝宝不爱吃饭咋办
先声药业退市